名家散文

年轻的岁月常说:“不要对一个人太好,,最薄凉不过人心。”

来源:文摘网 2020-09-09 05:40阅读数:17

岁月似剑似流沙原创长更年轻的岁月常说:“不要对一个人太好,你明明知道,最卑贱不过感情,最薄凉不过人心。”——题记每一条路都有不得不这样的方向和不得不这样的理由,岁月的行驶刺痛了人心,带走了人情。我俯下…

    岁月似剑似流沙

  原创 长更

  年轻的岁月常说:“不要对一个人太好,你明明知道,最卑贱不过感情,最薄凉不过人心。”——题记

  每一条路都有不得不这样的方向和不得不这样的理由,岁月的行驶刺痛了人心,带走了人情。我俯下身做着起跑的姿势,打算与岁月进行一场赛跑,这当然与过去的沉郁有关。岁月让梅花香自苦寒来,让千磨万击还坚劲,让我变得寡言少语。所以我决定与岁月进行一场赛跑,证明我可以战胜岁月的无情,把岁月从我手里拿走的东西夺回来。在此过程中,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,安好如此,又怎会输呢?

  天微微亮,头发的末梢凝结了霜。蝈蝈打着曲儿,似在呼唤谁的到来,鼾声打断了它们的琴音,它们发怒了!引着一对有一对的蚊子亲吻着我的皮肤,与我的血液进行负距离接触。蚊虫的嘴前有一根“针”,可以给人打一剂镇定;也可以给人提神;或者带走血液里的执着。有时,我也感觉那是一把剑,一把极其锐利的剑。穿透了我的皮上防御,穿透我的平心静气。我带着被它们亲吻过的毛孔进行冲刺,每跨一步,都像是风雪雷电在与我的身心交相呼应,无力反驳的我忍耐着这种肆虐……但我仍未停下脚步,我穿上“金丝蚕甲”,想把这种疯狂阻挡在外。鱼肠剑的到来令我猝不及防,甚至“凶多吉少”。话说鱼肠剑可穿三层狡猊铠甲,第一层穿过,第二层穿过,第三层剑断,可是剑的杀气未减,依旧向前……

  醉卧沙场君莫愁,古来连理几人全?青春的风淡淡地吹着她的头发,未及腰的头发也同样摄入心魂,牵动着我的瞳孔。那时的我认定一个人,她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,但她的将来我一定奉陪到底。是谁在困聊时愿择一城终老?遇一人白首?是我听她同我讲;“在一起就是一辈子”。可我却忘了问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。在那个被光芒淹没的时候,在那个正孤独地走在寒冷街道的大雨淋湿的时候,在那个被小雪覆盖过的清晨的时候,还是被黄昏的热浪炙烤的时候,我都愿穿越这些汹涌的人群,怀着满腔的热,走到一个人的身边,抓紧她,用孩童的霸占和不与别人分享的眼神拥抱她。假设光阴不再,我也定会在明朗的夜空燃起一堆篝火,拥抱她的疲惫入眠。所以你要走,我不会送,更不会挽留;你要来,无论多大的风和雨,我都会去接你。

  流沙是大自然 所设计出的玄妙机关,它可能藏在撒哈拉,也可能藏在后院,等待人们的靠近,让人们进退两难。我的头顶筑起千金压不到的堡垒,自以为可以高枕无忧。有一股流沙不知从何出而来,在堡垒的缝隙里肆意流窜,最终,我的防御成了一堆笑柄。这正如叶赛宁所说:“我那时是何等温柔,把花瓣撒落到你的卷发上;啊,恋爱到人心中的愁烦,我的心不会变凉,它会从别人身上想起你,像读本心爱的小说 那样欢畅。”

  岁月如一把鱼肠剑,穿透我的千层铠甲,琉璃心碎了一地。岁月如流沙,渗透到我的每一寸肌肤,冲刷着累累的伤痕,却怎么都抹不掉。

  我下定决心让流沙吞噬这一切,闭上眼我以为我可以,但流下的眼泪到底是没骗到自己。我贪恋流沙淹没我之前对我的“笑脸”,正如与她的每一次遇见,都恰似波光潋滟。

  所有的安静都是人造的冷清。此去经年,夜夜天天,我又何尝不是画地为牢,把自己关在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,我不过杞人忧天了。岁月经历了许多例如一个人的樱花巷,空旷寂寞的柳林街道,那个不太明亮的路灯,照亮那个雪白的栅栏。风打着雨,拉着发丝向后走,每一步都好像与世隔绝,每个人都好像遍体鳞伤。匆匆的那些年,有的事情被烙下了印迹,夜班车搭载着风雪,唯独没有载我。风等的雪都冷了,冷了,冷了。那个熟悉的角落,依旧有一块顽石,虽留有我的痕迹,但是不曾遇见那时与我一同朱笔题字的人。尽管千斤的顽石不择手段,但也让有的人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若真能遇一人白首,我想这样的不打扰亦是最好祝福 。

  这世上,有太多的人读得懂风花雪月,却走不出沧海桑田。曾经以为携手一生的人,走着。就散了。然而,相忘,却始终不能够;每个人一生中,至少有一次忘我的痴恋,没有奢求,没有谁对谁错,亦不怪缘浅情深。对望,相知相惜;转身,无怨无悔。默默里,珍藏聚散离合,一季花香,暖到落泪。也许,一次不经意的欢笑,会是灿烂一生的守候;也许,一个不经意的回眸,会成为萦回一世的心痛。风起,音来;缘生,相守。经年回首一些过往尘事,不需要拾捡,已在心里;一些人,不需要回忆,却挥之不去。或许,缘起缘灭,终是一指流沙;或许,红尘初妆,最初的面庞,终会碾碎梦魇无常。既然开始无法安排,那么结束也无需设计。

  所有漫不经心的逃离都是蓄谋已久的解脱。我是解脱了,却每日还要遭受愧疚的折磨。太阳亦不总是光芒万丈,偶尔垂丧也无伤大雅。

  初秋的夜还没那么凉,远方飘来缕缕花香,这香便是桂花桂花的花香与其它香味亦不同。白色的有一股淡淡的甜美,淡黄的就让人沉醉……酒香可引八百里客,花香可遇千里知音。八月里,若是没了桂花香,那么所有的花香都好似甜甜的牛奶,让人望而生畏。假设此处的花香与故地的花香不同,那我宁愿塞住鼻孔,因为宁缺毋滥。就好似吃蛋清一样,弃之可惜,食而无味。但是,这花香,那可真是食之可惜,嗅之有味。

  上天总是会常常和我这样自怨自艾的人开玩笑,有花香的地方必没有风沙,此刻,风沙席卷过往,我只愿再闻一次那白色的桂花香……

https://m.wenzhai.org/mingjiasanwen/135511.html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
热点话题
文摘网 > 唯美散文 > 名家散文 > 正文